站内搜索:
课题研究
返回首页

更好的教育: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
2018-01-16 07:59     (浏览)

习近平2018新年讲话中提到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八个问题,首先提到的便是教育问题。

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。”“更好的教育、更稳定的工作、更满意的收入、更可靠的社会保障、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、更舒适的居住条件、更优美的环境,……”十八大后习近平在记者见面会上的讲话中列举了人民的“期盼”,摆在第一位的是“更好的教育”。

改革开放40年,教育供给极大丰富,教育条件极大改善,教育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,也承载着人民更多的期盼。正如习近平新年讲话所言,“大家有许多收获,也有不少操心事、烦心事。”

如今有子女上学的家长都会有倒不尽的苦水,相比于家长们自己上学的时候,如今的教育照理说应该更好了,但现实情况下似乎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。

什么是“更好的教育”?

是更加普及的教育?

九年义务教育的目标早已实现,“有学上”已经不是问题,“上好学”才是家长心中“更好的教育”。所以在任何一个城市,最高房价往往关联着名校的学区房,“望子成龙”演变为学区房这一紧缺资源的争夺。

是更加现代化的教育?

信息化带动了教育现代化,随着国家加大教育投入,特别是义务教育标准化建设,大大缩小了城乡教育在办学条件上的差距,但是农村学生加速向城市学校集聚的趋势不可逆转,农村学校“空壳化”现象严重,家长认定城里的教育才是“更好的教育”。

以上两种现象,反映了家长对于“什么是更好的教育”这一问题“用脚投票”。家长为了让子女能接受“更好的教育”,择校而居,陪读而居,有好学校的地方,成为最具人气的地方。这样一来,导致优质学校、城市学校不堪重负,一般学校、农村学校难以为继。说到底这种现象仍然是前些年“择校热”的延续,只不过从过去的“考试择校”演变为今天的“买房择校”,就近入学政策与追求教育公平的初衷渐行渐远,人民群众对“更好的教育”的需求与教育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矛盾,成为教育面临的主要矛盾。

问题的另一方面,已经进了城、上了好学校的孩子,就接受到“更好的教育”了吗?

刚刚过去的2017年,可能是社会特别是家长对教育“吐槽”最多的年份,“吐槽”的对象,往往正是这些城里的好学校。

这部分家长,对孩子的未来有期待,对学校教育的认识带有自己理想化的色彩,而现实的学校教育与家长的理想之间存在差距,孩子的学业表现与家长的期待之间存在差距,这些都加剧了家长的焦虑,一旦有了“吐槽”的口子,当然就会引发众多的响应。

什么是“更好的教育”?

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给出的答案是:“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。”

“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”,既是人民群众“美好生活”的组成部分,也是实现“美好生活”的重要途径。

什么是“公平的教育”?

说到“教育公平”,人们便会想到“让每个孩子享有同等的受教育的机会”,这是社会公平的重要起点。办好每一所学校,实施义务教育标准化办学,均衡配置包括师资在内的各种教育资源,促进义务教育学校优质均衡发展,这是国家和各级政府发展教育的大政方针。

这是推进教育公平的第一步,但绝不是教育公平的全部。

教育起点公平,只是解决受教育机会和权利的问题;教育过程公平,让每个孩子接受最适合的教育,同样应该是教育公平的题中之义。

教育起点公平,追求“人人平等”,有教无类;教育过程公平,追求“个个不同”,因材施教。

从教育起点公平,到教育过程公平,是由外在的、显性的公平,到内在的、深层次的公平,是更接近于教育本质的公平。

教育起点的公平,更多涉及政府要解决的问题;教育过程的公平,则是学校和教师每天要面对的事情。教师是否善待每一个学生,不放弃不抛弃任何一个学生,直接影响着受教育者对教育公平的切身感受。“人人皆可成才”,“教人成人,教人成己”,是教育公平最根本的意义所在。办适合的教育,面向个体的教育,正是追求教育公平的体现。

只强调教育起点的公平,而忽略教育过程的公平,必然造成以表面的“公平”掩盖实质上的“不公平”,最终背离教育公平的初衷,导致教育结果的不公平。

作为义务教育学校,我校实行按学区招生并全部均衡编班,这一旨在体现教育公平的政策,也给教学带来很大的困扰。学生之间存在学习基础和学习能力的巨大差异,每个班级里成绩优秀的接近满分,落后的三门成绩都是个位数。在班级授课制的课堂上,面对差异如此之大的50名学生,教学如何定位,作业如何布置,考试如何评价,对教师的课堂教学和学校的教学管理都是极大的挑战。这种看似公平的教学组织形式,一旦进入到课堂的具体情境中,就很难协调好一部分学生“吃不饱”、一部分学生“吃不消”的矛盾,照顾到一部分学生的“公平”,就意味着对另一部分学生的“不公平”。

有一年我们曾经将部分基础差的学生实行单独编班,这些学生多为当地“原住民”子女,他们接受的小学教育基本是薄弱“村小”水平,父母在外打工,家庭教育缺失,带来诸多问题。这部分学生如果按照均衡编班,很容易成为所在班级的“后排生”而被“边缘化”。将他们单独编班,实行差别化教学安排,强化基础内容的学习和基本习惯的养成,从学校来说,这两个班恰恰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重点班”,学校投入了更多的研究与关注,教师投入了更多的关爱与耐心。更重要的意义在于,这两个班的学生在适合于他们的教学内容及教学方式中,能够不断获得自信和成长的体验。这样的做法虽不被政策允许,但从有利于学生发展角度看,对于教育过程的公平与教育结果的公平,倒是有着特别的意义。

由于均衡编班的政策限制,加之年级规模较大,我校难以实施分层走班上课。现实条件下我们能做的,一方面是加大校本课程和学生社团建设,校本课程采用更为灵活多样的方式,既有学生按自选课程走班上课,也有年级统一的课程送课进班,各类社团活动为学生个性化发展创造条件,学科拓展类社团让学有余力的学生有了新的发展空间;另一方面在课程实施上体现分层要求,加强课后辅导,实施多元评价,调动不同层次学生的积极性,让每一个学生都获得成功体验。——这是学校和教师层面应该追求的教育公平。

什么是“有质量的教育”?

“考得好”算不算有质量?评价一所学校有质量还是没质量、质量高还是质量低,对于有着中考、高考检验的中学而言,考试成绩当然是无法回避、可以量化的标准,而且是重要标准。但如果学生考上名校却成了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恐怕不能算是“有质量的教育”;如果考试成绩的背后是“只要学不死、就往死里学”,生命质量堪忧,更谈不上“有质量的教育”!

“全面的质量观”应该关注三个方面的质量。一是学业的质量,让学生在升学竞争中有更好的更适合的发展平台,以至对未来有更多的选择可能。二是发展的质量,让学生今后走向社会有更多的适应性和发展空间。三是生命的质量,让学生身心健康,奠定美好生活的重要基础。

这三个方面相互关联、相互影响,忽视任何一方面,都是不全面的。在关注学生未来发展的视野下,追求学业的质量,是教育工作者负责任的表现;不以牺牲学生身心健康为代价去追求学业质量,将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作为质量追求,是教育工作者有良心的表现。

现实情况下人们往往过度重视学业质量,这既是社会就业压力在教育上的反映,也是由于受到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的影响。而对学业质量的理解,又只是紧盯着升学考试的目标,“考什么、教什么”,“怎么考、怎么教”,学科的育人价值被忽视,学科素养被各种应试“套路”取代,因为急功近利的教学方式,更容易在考试中胜出。

但如此考出来的质量,能算得上是“有质量的教育”吗?

中办国办印发的《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》,提出“要注重培养支撑终身发展、适应时代要求的关键能力。在培养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过程中,强化学生关键能力培养”,进而提出四个方面的关键能力:认知能力、合作能力、创新能力、职业能力。除了职业能力主要与高等教育、职业教育有关,其他三种能力的培养,应该成为基础教育重点关注的目标。“培养认知能力,引导学生具备独立思考、逻辑推理、信息加工、学会学习、语言表达和文字写作的素养,养成终身学习的意识和能力。培养合作能力,引导学生学会自我管理,学会与他人合作,学会过集体生活,学会处理好个人与社会的关系,遵守、履行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。培养创新能力,激发学生好奇心、想象力和创新思维,养成创新人格,鼓励学生勇于探索、大胆尝试、创新创造。”认知能力即学习能力,对于学生未来的影响远大于知识本身;合作能力即社会适应力,既是个人品行的体现,又需要有人际沟通交流的基本技能;创新能力则是影响一个人未来能否成就卓越的重要分水岭。这些能力,无法通过纸笔考试的方式检测,却远比试卷上考到的内容重要,这些关键能力的培养,就是发展的质量,是决定学生未来的质量。这些能力的获得,在学校没有专门的课程,而应当成为每一门学科、每一节课堂、每一次活动关注的重要目标。

“有质量的教育”,是奋斗出来的。“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”,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”,这些励志名言,激励了多少代人勤奋苦读。任何成绩的取得,都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,所谓的“快乐学习”,是指激发和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,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获得满足和成功的体验。学习本身从来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,需要锲而不舍的坚持。意志力的培养,也是教育目标之一。但“苦”到何种程度,应该是有讲究的,特别是对于中小学生而言,他们正处在身体和心理的成长发育期,需要家长、老师的关爱与呵护。适当的学习压力和学业负担是必须的,但如果压力过大、负担过重,则会损害学生的身心健康。目前引发家长和社会对学校教育诟病的,多为此类问题。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,说了几十年,并没有收到多少实实在在的成效。十多年前的“课改”之初,将“减负”作为“课改”目标之一,十多年过去了,反而觉得学生负担越来越重,升学竞争愈演愈烈。虽然对此没有权威的结论,大多数人的印象也不是凭空而来的。

但这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,完全由教育来“背锅”,是有失公允的。社会发展到现阶段,社会焦虑和急功近利成为公众的普遍心理,反应在子女教育上普遍存在着教育焦虑。谁都不愿意输在起跑线上,炒热了学区房;“一旦有人站着我就不能坐着”的“剧场效应”,带火了各种辅导培训;以延长学习时间和加大作业量来赢得学习竞争,导致学生不堪重负,家长无所适从。如此教育生态下,“办人民满意的教育”谈何容易!

如何破解这一难题,《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》给出的方案是:

“提高课堂教学质量,严格按照课程标准开展教学,合理设计学生作业内容与时间,提高作业的有效性。建立健全课后服务制度,鼓励各地各校根据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和家长需求,探索实行弹性离校时间,提供丰富多样的课后服务。改善家庭教育,加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,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,合理安排孩子的学习、锻炼和休息时间。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,严格办学资质审查,规范培训范围和内容。营造健康的教育生态,大力宣传普及适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、全面发展、人人皆可成才、终身学习等科学教育理念。”

果真如此,人民期盼“更好的教育”就能变为美好的现实。——这需要教育者的担当,也需要全社会的努力。
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
已是首条
下一条:教师说课、讲课、听课、评课诀窍大全
关闭窗口

CopyRight © 2013, 正规买球app排行.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09071948号-1
电话:0517-84765023 传真:0517-84765023 邮箱:ncjzx1956@163.com